小小说之出关记
2018-08-02 07:11:06
  • 0
  • 0
  • 2

      1994年11月,午后,海关关员祁天养,带着老母亲,平生第一次,两个都是第一次,出国旅游。

      祁天养是一个身材消瘦、鼻梁高挺、下巴发尖的男子,母亲也是身材矮小单薄的来自乡下的女人。那时出境游还不多,因为边关同学的推荐,祁天养就带着母亲来此一游。在边城消磨两天后,同学送到关口,就返回了,他们在这里慢慢通关。

     放下行李箱,拿在市场上刚买来的绘有壮族纹样的手工扇子,天养小心地走到检查口前,那儿满是翻文件和打电话的嘈杂声……

     入境的时候要填一张卡片,英文和当地文字,倒不是很难,对照着护照和朋友的表填,一会就填好了,职业那一栏还真不知道填什么好,顺手就写了一个Teacher。

     填好后,交给边防看过后,把表单的副表留给了祁天养。

      按照提示,给检查国际健康证的那个人50块钱人民币,她说谢谢。

      在边检大厅出口,一口穿制服的工作人员拦住了他们。

      “我想在这儿查问一点事情,你们懂英语吗?”查问人说。那人点着一棵烟,说:“我要在这儿打听一点事情,并且要检查你们的护照。”

      “您两位就往那边走,找窗子旁边坐着的那一位!”查问人用烟指着尽头的窗子。

     祁天养领着母亲往窗子那边走去,那边是一张黑色写字台,桌子的边上堆着厚厚的护照,一本还算整洁的翻开的护照放在醒目的桌子中央。一个麻杆一样的制服关员靠桌子坐着,大盖帽歪戴着,鼻子生着粉刺,他不耐烦地扫了他们,应该是审视。

      制服青年咕噜了几句什么,就把他们的护照收过去,扔到了那堆护照上面。

     仍旧自顾自处理自己的文件。

     祁天养想要表明自己也是另外一个国家海关关员的身份,说了不下三遍,没有任何反应。

     “我要查问一点小事,……我只想弄清楚收我们护照的理由……。我可不可以打搅您一下?”,祁天养用朋友处学来的几句当地话说起来。

     可是制服青年似乎忙的顾不上他们,忽然离开这里,又很快折返,他回到他的黑写字台,又摆弄其他的护照,拿走一个,送给门口的另一个制服青年。

     母亲从口袋里拿出10元人民币,放在了桌子一角,制服青年站起来,带起了一阵风,钞票刮到了桌子底下了。

     天养又放了四十人民币。

      “我只打搅您一分钟。……我只要问还要办什么手续。……”,这回天养直接用汉语问了一遍。

      制服青年好象才听见,却又站起来,带起一阵风,钞票又被一阵风收入到黑色写字台底下了。

      此时,青年好象能够完全听得懂汉语,而听不懂英语和当地语言似的,他立即在护照上用放大镜查看了起来,安排屏风后突然出现的人复印,盖章,送检疫证明,所有这些事有条不紊办结。他用英语说了“OVER”,告别,做出公事公办他也无奈的样子。

     不知什么缘故,可能母亲觉得他们挺可怜,就从衣袋里又取出一张十元人民币钞票来,递给那个制服青年。制服青年对老人说了感谢,是用汉语,把钞票接过去,一下又消失在黑色写字台下边了……

     祁天养真想去看看写字台下边有什么魔法,那么吸引钞票。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