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之新桃花源记
2018-07-16 15:24:30
  • 0
  • 1
  • 5

    

      一位常年在远海垂钓的渔夫,意外地刮上来一个瓶子,里面意外地还有一封信。信里写道:

       今年是1995年,我们(祁天养、黄子甫)都在政府机关担任稽查员,拿着饿不着也富不了的薪水过日子,只是工作压力山大。大概在几天前,我俩受命驾驶摩托艇,去某海岛水产企业,检查他们加工贸易进口文蛤的使用情况,忘记了路程的远近。忽然遇到一片被海水淹没半截的连片的红树林,碧海蓝天,白鹭翩迁,海风徐徐,翠烟翻叠,诗意盎然,美不胜收。实际上,我们离开岸边也就十几个海里,还能看到小安第斯山上的印第安亭子呢。

顺着这片奇特的红树林穿行,方圆几海里之内,中间没有别的树,红树鲜嫩美丽,海上的落叶繁多交杂。我们对此感到十分诧异。便继续往前开,想要走到林子的尽头。

  红树林的尽头就是一爿大礁石,我们发现它实际上象一座小山,山上有个小洞口,洞里隐隐约约的好像有点光亮。我们有点忐忑不安,尤其我想要回去,子甫这时问我,记得王安石的文章吗?就是那篇《游褒禅山记》,他背诵道:"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

      黄子甫就是这样貌似文绉绉的人,却挺有个性。我看他坚持,就将艇系在一棵最粗最高的红树上,先后从洞口进去。最初,山洞很狭窄,只容一个人通过;又走了几十步,突然变得开阔明亮了。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片平坦宽广的土地,一排排整齐的楼房,还有肥沃的田地,美丽的胡泊,城市道路交错相通,鸡鸣狗吠的声音此起彼伏。在大街上来来往往闲逛的人们,男女的穿着打扮和外面的人都一样,都带着写着官职的官帽,官服。老人和小孩,也一样穿着制服并自得其乐。只是,他们大小不一的官帽,上面都是卫星接收锅一样的帽盔。

  城里的人看见了我们,感到非常惊讶,问是从哪儿来的。我们把自己知道的事都详细的一一作了回答。城中人就邀请我们到自己家里去,摆了酒、杀了鸡做饭来款待他。城里的人听说来了我们两个人,都来打听消息。他们自己说他们的祖先为了躲避太平天国的战乱,领着妻子儿女和乡邻们来到这个与世人隔绝的地方,不再从这里出去,所以跟红树林外面的人断绝了来往。这里的人问如今是什么朝代,他们竟然不知道有过民国,更不用提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了。

      我们把自己所知道的事一一详细地告诉了他们。听完,他们都感叹惋惜。其余的人各自又把我们邀请到自己家中,拿出酒菜来款待,只是喝的酒都是又甜又酸的米酒。

       这座城市还有很大的纵深,但都是瀚海沙漠,人们要死的时候,就自己到很远的地方,再不回来。

       这里最舒服的就是,人人都有官职,人人都可不劳而获,人人都可以坐吃山空,既可以当个城市官,又可以当个农民官,全民皆官,而财富无穷匮焉。就是说,会从别的星球上落下黄金陨石,白银星雨,有时会砸坏花花草草。

      所以我们都会戴上官帽,既保护脑袋,又可以接住外财来。

       见我们好奇,人们解释说,我们这里象聚宝盆,宇宙间的财富都汇集到这里。在另一个洞口,是我们与太平天国人交易的地方。

      我们逗留了几天后,向红树林人告辞。人们警告我们:“这里的情况不值得对红树林外的人说啊。”

  我们自然是满口答应了。

      我们清楚的记得《桃花源记》里的那位渔民,所以我们在经过的近百棵大树上,就是在水面上一点的位置,做了星星的标记,对,就是北斗七星的勺子形记号,我们要回避那个渔人历史性的失误。

      我们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留下了那么多的记号,突然发现,连续十多棵树上,竟然留下了两个记号,有的还有三四个。

      海水在上涨,红树林变样了,我们不断地绕圈子——我们迷路了。

      “我们回到洞里吧”,黄子甫说,“天机不可泄露”。我们又费力地找了几圈,好象四面八方都是出口,又都出现了新的红树林,而似乎许多树上,都有了我们做的记号。

      现在,就连那个令人豁然开朗的洞口,也消失在象海草一样的红树林中了。

      我们转了不知多长时间,直到摩托艇没有了任何动力,我们没有了划水的气力,最后我们写下了这些文字,放在我们喝过的农夫山泉瓶子里,封好,希望有人能够看到它。

      最后,提醒大家,这一片妖树林少说也有上千年了,许多大树简直就是千年老妖。它们就如魔幻电影中的树妖,根系错综,老态龙钟,让人幻觉顿生。

     我们认定,红树林并不是一种树,它只是一个统称,这是一种非常神奇的甚至妖化的树种。

      找到了树妖,就找到了那个洞天之国。我们(祁天养、黄子甫)希望得到回信。

      渔夫把信件交给了政府。政府立即启动了应急机制,赴远海拉网式搜寻,暂时还没有发现。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