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河流中的匈奴
2018-08-30 13:32:59
  • 0
  • 1
  • 5

       单于率领的匈奴人,灭绝于与原始印加人的血战,沉棺于河流床下。

       考古队发现的历史,是猜测,也有传说。

   清晨。

   正沉浸在疲惫睡梦中的匈奴人被一连串的叫喊声惊醒,负责巡逻的匈奴骑兵惊讶地发现,在他们的正南方,有一支步兵队伍已经迫近到了营帐。

   这是一支来自南方的印笫安劲敌。这支军队人数非常多,山呼海啸般冲杀过来.。可是所使用的武器却非常落后,甚至比匈奴人立国之前的武器更落后,主要武器是木棒、石斧、标枪、长矛、弓箭和弹弓(弹射小石块)。此时匈奴人遭到四面围攻,一向喜欢暗算偷袭对手的单于,这一次反而被印笫安人抄了后路。

   单于趴在一块厚厚的冰原白熊皮上面,后背裸露,在左肩处的一个地方,隐隐地有血污沁出,在奔逃的途中,单于的战马很不幸马失前蹄,一下跌落于地的单于,被一柄石斧准确地击中了后颈,虽然迅速地被侍从扶起,但一向身体强壮的单于却发现,自己的头颅仿佛断裂了,鲜血如注流出。

   漠北之战后三年,中国汉武帝元狩七年(前116年)夏天的这一个夜晚,单于在巫医陪伴下,静静地躺在熊皮毡床上,直到第二天午后,仍然没有醒来。

   出奇的宁静让他的部下,从驱逐印加人的兴奋中转为疑惑不安。他们在门外大声呼唤,力图吵醒单于。在不见效果之后,部下战战兢兢地打开房门,他们惊呆了:单于赤身裸体,仰躺在床上,而同样赤裸裸的巫医横尸在一堆灰烬之中,也已气绝身亡。她是试图用最后的神力,挽救单于。

   东征的单于死了。

   士兵们在为他装殓的时候看到,单于已经僵硬的脸上挂着疑惑的微笑。

   他是身经百战的统帅,未在与卫青和霍去病的交战中战死,却死于一帮原始人之手。他必心有不甘,新的匈奴帝国,迭遇挫折。

   单于的遗体被庄严地陈放在一个用丝绸扎成的灵堂里,匈奴士兵踏着拍子绕着灵堂转圈。全军官兵按照风俗剪下一绺头发,并在自己脸上划几刀,用武士的鲜血祭奠他们英勇的领袖。遗体被一层层装进金、银、铁三口棺材里。士兵驱赶着印笫安俘虏们拦住河流的水,建成坝闸,把单于的遗体埋葬在干枯的河床下,从中国长途带来的物品扔进了他的墓穴,然后开闸放水,奔流的河水淹没了单于的墓地。

   所有参与施工的俘虏都被处死。

   那些刚刚还悲不自胜的匈奴人,面对淹没了单于墓地的河水,开始了又一轮凶猛出击,就像前几天放肆杀戮一样。

   就在单于死去一个月,八万印加人和五万莫西干人,再次围攻匈奴人,他们纵火,缠斗,缺衣少食,缺少统帅的匈奴人,他们的弓被折断了,他们的弯刀,卷刃了。草原火起,匈奴投降。据考证,阿兹台克文明有匈奴的印记,他们祭祀时用人牲,从心脏处插进利器,冒出的鲜血象征着太阳,可见他们对太阳神的崇拜。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