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关往事之风中客卿的中华岁月
2018-06-14 08:12:21
  • 0
  • 3
  • 4

      他19岁来到中国,28岁掌控晚清经济命脉

      他打造了中国史上最高效廉洁的“衙门”

      他长袖善舞、左右逢源,深刻影响晚清政局

      他被骂为“走狗”,却备受清政府的器重

      他被骂为“英奸”,却屡获英政府的嘉奖

       他就是风中客卿——罗伯特·赫德

      所谓客卿,是为古代官名,春秋战国时授予非本国人而在本国当高级官员的人。 秦有客卿之官(爵为左庶长)。请其他诸侯国的人来秦国做官,其位为卿,而以客礼待之,故称。后亦泛指在本国做官的外国人。

       他就是满清中国的最杰出客卿。

      1854年,19岁的北爱尔兰人罗伯特·赫德,在英国外交部招考派驻中国外交人员时,因成绩优异而被录取。临行前,他的父亲从口袋里掏出50英镑塞在他的手里,作为他前往中国的路费。来到中国的罗伯特·赫德,在英国驻宁波领事馆当见习翻译。期间,他对中国国学经典发生了浓厚兴趣,他特地花了3420文钱,买回《易经》、《孟子》、《诗经》、《大学》、《中庸》等书来研读,以提高自己的中文修养。

      这位身材瘦小、态度谦逊的英国人,在普遍高头大马、态度傲慢的洋人堆里,显得卓尔不群,颇合盲目自大的中国人的胃口。“鬼子六”恭亲王奕沂第一次见到他,就喜欢上了他,后来更是公开叫他“咱们的赫德”!罗伯特·赫德于1863年从外交岗位调出,被清政府任命为海关总税务司司长时,才28岁,手下有雇员5500人!工作狂的赫德一天工作18个小时,为提高工作效率,他总是站着办公。等他被任命为总税务司,他的月俸达800两白银。

       罗伯特·赫德是个实干家,他上任伊始的1863年,中国海关收入是725万两、1866年为780万两,到1887年已高达2054万两,而到1899年则达到了2666万两,占政府财政收入的1/3。关税成为清政府最稳定的财源,赫德也因此而成了大清国名副其实的"财神爷"。京师同文馆、洋务派军工厂、官派赴美留学生及驻外使馆等费用,大部分都来自罗伯特·赫德掌舵下的海关税收。

       罗伯特·赫德对当时的中国官场积习甚为痛恨,他在1865年向总理衙门上了一份折子,叫《局外旁观论》,在这个折子中,他痛斥中国官员“尽职的少,肥私的多”,并说这种官场腐败习气将是激起民变的主要因素;他还痛斥中国军队“平时训练只是摆摆架势,懒惰享乐,只知道提笼养鸟”;而知识分子则“读死书,只会纸上谈兵,遇到实际问题则束手无策。”赫德针对这些现象,提出向西方学习;整顿财政;加强外交。可这份折子太过麻辣,它最后的归宿只能是纸篓。

     尽管有曾国藩对他的告诫在先:在中国与英国的利益冲突中,如果你偏袒英国,我们就会拼死相争。但是,当中国驻英大使郭嵩焘问赫德:"你到底是在帮中国还是在帮英国?"时赫德回答道:"我哪个也不偏袒,我要像骑马那样坐在中间,只有这样,我才能坐得稳。"郭嵩焘又问:"假如有的事无法保持中立,您该怎么办?"赫德说:"但我毕竟是英国人啊。"

      1900年,控制了北京的义和团,将北京至天津全线封锁,逼停火车,愤怒的义和团和甘军最后开始对各国驻华使馆进行围攻。在这场突如其来的事变中,赫德看到了一个民族觉醒的力量,他在枪炮声中,用铅笔记下了他其时的感受以及他对这个深陷灾难而奋起反抗的国家未来的预测,他写道:"今天的这个插曲并非毫无意义,这是一个即将发生变革的世纪序曲,它将是远东未来历史的主调。公元2000年的中国,将完全不同于1900年的中国。"通过这场事变,赫德已经看到了备受西方列强铁蹄蹂躏的中国人,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的奋起反抗。

      在中国居住了50多年的赫德,虽然分别于1864年被授予按察使的三品衔、1869年被授予布政使的二品衔;1881年被授予头品顶戴、1885年被授予双龙二等第一宝星、花翎;1889年被授予三代正一品封典、1901年被封太子少保衔等,但在1908年,已73岁的赫德写下了这样一首诗,"你嬉戏已足,你吃饱喝足,该是你离去的时候了。"当他前脚离开中国,他的属下就发现:赫德的办公桌上钉着一张便条,上面写着:"1908年4月13日上午7时,罗伯特·赫德走了。"

      

      1911年,以享年76岁在英国病逝的赫德,被清政府追封为“太子太保”。而就在赫德去世20天后,中国改朝换代的“武昌起义”爆发,赫德的预言“未来中国将完全不同于1900年满清”变成了现实!

     双面人生:走狗还是英奸?

      1908年,病中的赫德写下了这样一首诗,"你嬉戏已足,你吃饱喝足,该是你离去的时候了",这一年他已经73岁,在中国生活了54年,决定回国休养,他在他的中国海关总税务司办公室内留下了一张便条:罗伯特·赫德,走了。

     赫德走后,留下了一个难题:如何评价,这个执掌晚清海关近半个世纪的英国人?

     有人称其为帝国主义的“走狗”,在中国海关职位上为西方列强谋取了大量的利益。

      事实上,在八国联军侵华时,赫德撰文反对帝国主义瓜分中国,因此被英国人称为“英奸”。

       1894年,绿袍之下身着西装,赫德登上了英国的杂志《名利场》

       梳理赫德的一生,我们发现,他做到的和获得的,远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多的多:他创建了中国的现代邮政系统。他资助创办了中国第一个新式学校—京师同文馆。他促成了清政府第一个欧洲观光使团的出访。他推动中国第一次参加世界博览会。他协助清帝国购买军舰,成为北洋海军的起源。他利用关税的抵押担保,帮助清政府举借外债。他建立起来的海关机构和制度被历届民国政府全盘继承,一直运行到1949年。他还曾参与《烟台条约》、1885年《中法新约》、1890年《中英会议藏印条约》和1901年《辛丑条约》的签订。

       他脚踏两只船,维持两大帝国的微妙平衡,在暗流涌动的晚清时局跌宕沉浮,衣不沾水。若抛弃目的论看待赫德,其人之言行本身即已说明了一个特殊的人在一个特殊时代的地位和价值。另一方面,与赫德同时代的英国军政人物对中国的悍然侵略,也可以反证赫德的历史地位;换言之,英国是使用了文武的两手,对付一个衰落的东方帝国。

       赫德的复杂性正是源自角色多样性、利益多向性。

    (本文整编自央视纪录片|《赫德日记》|世界华人周刊)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